逆鳞.永生

鄙姓郑,单名悬,字邈彻,可称逆鳞。工科男,仙遥客,孤独患者,一介处士,因动凡心,不复回天。寄情中v、时之歌。以物喜,以己悲。文以载道,不为迎人。如有讽刺,纯属故意。

坐标北海青都,来自玉皇巅肥子国。

“莫依偎我,我习于冷,志成于冰。”

“谁蕴藉文章/草莽胸襟/徒羡山外烟涛多/故筑玲珑高阁别情寄白鹤”

有一对极品父母是什么感想?


其旨在于把后代逼疯。

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爸和我妈怎么在一块的,看着他俩那悬殊的身高差就觉得没戏,但偏偏就成了。

这里说一下,我妈并不矮,一米六几。主要是我爸太高,近两米,头能顶门框。
我大概是外表随我爸内在随我妈。我是红头发,在十二岁那年一米七,十四岁那年一米八,鬼知道我以后还要长多高。放心,我是男的,我妹妹还小。

然后,我在某种程度上,是个话唠。喜欢说话这方面大概遗传我妈,要是遗传我爸,我就不会写这文章了。我生来浪漫主义,然而我爹是个闷葫芦,神经全是木质纤维,基本见他说不了几句话。这还是他结婚之后慢慢健谈起来,不敢想象结婚前什么样。

我们这个国家主要是佣兵工会,佣兵工会大家都知道吧,里面是一群神经病。我一直把我妈十六岁就进入佣兵工会当做奋斗目标,直到我听别人说我爸十四岁就进去了……

说到我爸,那真是个怪物,别人都是骑大马,我是骑恐龙,还是骑的霸王龙。虽然我没骑过几次,但那直接导致我现在对蹦极跳伞这种高空项目完全免疫。

还有姓氏,几乎每次别人问我姓什么,我告诉他们我姓J,他们都一脸茫然。我只好再说维拉这个姓氏,他们才明白过来,并且尊敬的看着我。维拉这个姓氏到底多厉害,我姥爷当年都做了什么啊……

我看过他俩结婚照,我妈那叫一个漂亮,然后我爸就像个铁板一样杵在那,现在想想真是暴殄天物牛嚼牡丹。不过我在那些照片里发现他有笑的照片。他笑起来还挺好看,可惜从来不怎么笑。

我在十二岁得到卡罗工坊的钥匙和部分使用权,后来我妈应邀去我们学校讲解光能机转化原理,听得我同学一愣一愣。我因为从小耳濡目染,闭着眼都能把那机器拆开再复原。因此那些人就围着我问东问西,好爽。感谢我妈对我的栽培。

我爸我妈研究虐狗艺术有一定年头了。

我妈喜欢拿扳手敲我爸的头,当然只有坐着的时候,站着她是敲不到的。于是她搞了一套弹簧起跳装置,真是高端的暴力美学。
我爸居然从不生气,有的时候觉得闹够了就把手平伸,伸到我妈头上,然后……然后我妈就打不到他了。我每次想到这个场景都要笑半天。

有次瑞亚阿姨和尤诺叔来家里吃饭,那天他们可是都喝多了。尤诺叔要和我爸比掰手腕,居然还赢了一局。瑞亚阿姨就跟我妈一直合唱,高音真是飙到没边。把他们送走之后已经到深夜了,我当时还没有女朋友(现在也没有!)我爸妈就开始对我轮番进行精神攻击。

我妈趴在我爸肩头,在他耳朵边上说了一句不知道什么的话,然后我爸就脸红了。就!脸!红!了!TM原来这个男人还会脸红啊!我从小就以为他面部神经全部损毁的!然后我妈让我过去,开口就对我说:“你知不知道你爸当年……”我估计要爆猛料了就竖着耳朵听,岂料我爸把我提起来,扔进我屋里,用眼睛告诉我“快去睡觉!”,我就识相的上床,但是还在偷听,并且脑补画面,那场面真是太美。
我爸:“回屋吧。”
我妈:“呜呜唔不要不要!你竟敢以下犯上!”
我爸:“抱歉,但回屋吧。”
我妈:“不要!我要醒一个晚上!”

后来得悉我爸用了大半个晚上才把我妈哄进房间,然后我爸第二天整个人都轻飘飘的看来被榨得差不多了。事后我说他和我妈是忠犬受和女王攻,当然我被揍了……

我妈有时担心我会性冷淡,因为我爸当年给我妈的唯一一封情书是尤诺叔替他写了又悄悄署上“埃蒙”这个名字,再悄悄放进我妈的信箱。我妈刚看完第二行就知道绝对不是我爸写的。然后她就悄悄把这封信放进瑞亚阿姨的信箱,并且把名字篡改成“尤诺”,之后尤诺叔就开始被当成活靶子。女人啊。

有一次我妈和我去外边旅游,我爸因为有事去不了,于是我妈就和我住一个宾馆房间。看得出我妈那段时间比较郁郁寡欢。然后在大半夜,我都把睡衣换上了之后,我手机突然发来一个短信,我爸发的,让我把我妈带下去。原来他那时候已经赶到了宾馆楼下。我就把我妈带下去,以为这就算秀完恩爱了,结果他俩在那个地方亲!上!了!虽然大街上没人但你俩这有点过火了吧喂,而且你是随便就和老婆kiss的人吗你是J神啊我的天哪!我当时整个人都崩溃了,心想什么时候来个人分担我的哀伤。

然后我妹妹就出生了。性格随我爸,冰山美女,啧。

最近听他们说是异世界春节,我就把一些东西整理成了这个文章来揭一下他俩的短。如果我被我爸打折了希望你们可以联系一下尤诺叔让他帮我接骨。
也希望我爸妈在新的一年里能比旧的一年更恩爱,尽情的秀我一脸就好。最后祝您身体健康,再见。

好像我爸真的挽起袖子冲着我来了哎……

评论(13)

热度(1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