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鳞.永生

首先感谢对我作品的喜爱与排斥,至少说明有人曾认真看过。

不想当画手的文手不是好将军。

鄙姓郑,单名悬,字邈彻,可称逆鳞。理科男,仙遥客,蕴藉文章,拙弄涂鸦。寄情中v、时之歌。以物喜,以己悲。文以载道,不为迎人。如有讽刺,纯属故意。

“叹年少,木萧萧,八千功名似尘抛。”

打开lofter,封面提醒我快夏至了。夏至二候蝉始鸣,再过十三天,就是《世末歌者》里“蝉时雨”的时节啦。

《世末歌者》确实使我吃惊,因为“蝉时雨”和“今天的你/是否会留意并尝试去靠近”可不是谁都能想出来的。它和《霜雪千年》奠定了cop在我心目中的地位……当然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,我不听歌已经很久了。修筑神坛的事,也全部搁置了。

还有另外一个话题,不想再开一篇文章,就在这里一并说了吧:我家周围新开了一家健身房,叫“光猪”健身圈,英文是“sun pig”——他们也知道直译不好听。

我蹲下来,叹口气说:“我亦飘零久,十年来,深恩负尽,死生师友。”

小狙击手仍然躺在雾里,他闭着眼说:

“大鳄鱼喜欢着小母狼,
可是河流离着森林太远,
所以他说,
这段路只能走到这里了。”

我站起来,将漫天的雾气收起,说:“至少你是可交流的。”

他笑起来,露出被别人赞为可爱的小虎牙。让我觉得,他以后或许可以当个牧师。

刚听说墨姐出了。

你好啊,你来迟咯,墨清弦。

小坠的《放鹤亭》中第二段唱词,有“虽临溪而渔/酿泉为酒/此乡温柔留不得/可笑多情太守竟千般不舍。”
后来我品味歌词,很奇怪为什么有这一句。因为子瞻并没有太多有关太守的风流韵事或是佳话流传下来。后来我想起来,这句话中出现的关键词,也是欧阳修《醉翁亭记》中出现过的。
那么这首歌便是旨在咏怀,而非颂事颂人。
另,《一翎霜》灵感的直接来源。

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因为这段路虽然很长,但只能走到这里了。

步入老年

你好啊,徵羽摩柯。

这很不好。

这是好的。

主题公园还会远吗。

关于认同感,其实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反对者敢不敢说话。就拿现在大火大热的同性恋话题来说,快过公元的那段时间,汉朝的人们就不敢说同性恋不好,因为他们的主子自己就是断袖;二十世纪初期,英国的人也不敢说同性恋好,因为就算是图灵,事情败露后也要自杀。至于现在,网络上反对同性恋的声音越来越小,宣告出柜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。但这并不能说明民智开化了,只能说有些心存芥蒂的人不敢说话——在敢说话的领域,同志倾向暴露后就被免去了人大常委的职位。但在我所能接触的网络高度上,如果你敢说同性恋恶心,那就是找挨骂。我觉得一旦有一天反同者占据了主导地位,届时一定会有一大批人冒出来指责同性恋的不好——也不知道现在他们在哪。不过这一天最好不要出现,因为真到了那时候,离第二次三反也就不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