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鳞.永生

鄙姓郑,单名悬,字邈彻,可称逆鳞。工科男,仙遥客,孤独患者,一介处士,因动凡心,不复回天。寄情中v、时之歌。以物喜,以己悲。文以载道,不为迎人。如有讽刺,纯属故意。

坐标北海青都,来自玉皇巅肥子国。

“莫依偎我,我习于冷,志成于冰。”

“谁蕴藉文章/草莽胸襟/徒羡山外烟涛多/故筑玲珑高阁别情寄白鹤”

你看到这张相片了吗,看看它,画面多么温馨:下雨天,这条可怜的小狗躲在灌木丛边上避雨,小男孩为它撑伞,按住膝盖弯着腰歪头看它,他的目光多么明亮——在他身后,那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也为他撑一把伞,很融洽,对吧?

但我要告诉你的是——他们根本不认识。小男孩在一周前刚残杀了第七条小狗,当时他的兜里还揣着折叠刀。至于男人,他是个善于伪装的娈童犯,如果非要找他一个优点,那就是……他是一个极端热忱的爱狗人士吧。

青都雜箋

看到自己的性癖逐漸能在陽光下拋頭露面,稍微放寬了心。

為什麼中國民航大學在山東的分還要600+啊

對木心正式黑转粉。

在我命運悲慘面中,百分之七十都來自沒見過世面。

把刘同和毕淑敏的书放一块促销是想齁死我吗。

质本洁来还洁去,好收吾骨瘴江边。

我真是个幸运的混蛋啊——10.16

煎熬之处在于,杳无音讯的猜测、随之而来的自惭形秽,与梦不见的脸。

舍友说不用自卑,当自己是同济大学留德预备班的就行了。哈哈哈哈哈。

我已经对陆超的脸产生生理厌恶了。

女人,你让我动了凡心。——10.19,我喜欢上了一个灵魂,怎么办。你知道,我本来是要位列仙班的——你让我动了凡心。

我们那里从来不会为了升哪个高中而焦虑,至少我不是,因为只有三所高中可选。

今天没敢把话说清楚。刚才看到一个同学的说说,他说有一个能想念的人就已经很幸福了。虽然他的说说全是这种速溶鸡汤,但好歹让我清醒了一点。我要的不能太多,“太拥挤就开到了别的土壤。”

有些作家只追求有趣,除此之外皆不在意。伊坂便是其中之一。——逆鳞也是其中之一。

汉堡店的女店员已经认识我了。见到我来就问,你是不是要两个牛肉的?刚做出来,已经给你留好了。♥

加油呀QwQ

夕訝-xixi:

因为家里断网,鸽了很久,抱歉
《变价灵魂与不可逆人生》
   第二集
【自制代发】
【原作】
 @逆鳞.永生 
【改编组】
主笔:本人  
色彩 @Loyo柚子绝不发疯 
背景  @井崖 
【监制】
@宇汵飸飸_桃子  (微博)
柚子[拜拜]:马上就要就要开学了,以后更新速度很感人的 。
夕讶[坏笑]:明年春天我和44桃桃集体三党,速度会更感人。

*一个概念,无所谓后续。

我仍能准确地复述出那天传来的消息:大陆最后一具虚拟歌手于上海梅赛德斯-奔驰文化中心完成销毁,标志着人类再度迎来纯血时代。在这个举国欢庆的日子,有的人载歌载舞,有的人奔走相告,还有的人闷闷不乐——那一天,爷爷喝醉了,他坐在楼下储物小屋的屋顶沉默地抽着烟,像一只刚做完结扎手术的猫。太阳把他坐着的锡皮顶晒得发烫,他两颊的汗珠像烟灰一样往下掉,到最后他走下房顶时,乱砖铺成的地面上满是烟蒂,像粘蝇板上的死苍蝇。蒙古族的青年们知道他心情不好,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来找他摔跤,还托人捎来了把子肉和奶茶。过完整个夏天,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圈,却依然可以一巴掌把水牛扇翻。除此之外,维吾尔族人的葡萄仍会不时的少上几串,每逢这种时候,他们就会猜测,究竟是哪个兔崽子偷走了葡萄。只有我不猜,因为这个兔崽子就是我。那年夏天像历年一样热,每到中午,天地就变得焦黄,像一罐童子尿、十七世纪的拉丁美洲、放坏的德国扎啤。这种黄色令人目眩,并隐隐透出末日的气竭感。到了晚上,它将变成紫黑色,不过那又是另一回事。在午夜,练长调的蒙古人吊起嗓子;守在葡萄架旁的维吾尔人拍打一面羌族人做的、比马脸还大的羊皮鼓;我从他们那里铩羽而归,披着夜色跑过缀连一整个街道的平房顶,看见爷爷又坐到了自家的屋顶上。星光把他的后背淋湿,像鳞片一样闪耀。曾祖父的鬼魂从墙根的阴影里走出,蹬着墙上镂空的砖块爬上屋顶,坐到爷爷身旁。他搭着自己儿子的肩膀,把生前随身的烟斗拿出来,猛嘬一口,空空如也的嘴子里就飘出烟丝,线一样的在空中被风搓断。他们用只有他俩才懂的乡音开始交谈,直到城隍庙遗址的乌鸦开始叫唤。爷爷下到地上,往麦田那去,看麦子熟了没有。我舀了一瓢糯米,用手撮着在地上撒了个圈,曾祖父站进圈里,咧开嘴对我一笑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爷爷回来时,抬头看见我坐在他原来的位置等天亮,灰白的天上有颗晨星,亮得耀眼。一只斑蝶飞来,落在我的肩头。这只斑蝶让他突然开始振作。他向全家人宣布,虚拟歌手不会灭亡,就像这世界不能缺了青稞酒一样,父亲补充说,还有黄梅戏与山东快书。蝴蝶旅客从以太之海中飞来,这是要告诉我们,就算这个国家准备好了所有谎言,但依然有谎言之外的东西生还。我对他的话深信不疑,因为爷爷曾经到过以太之海,并从那里渡到另一个世界,见到了另一个我。即使这些说法在这个国家都被列入了思想罪,但是我依然相信他。这是因为他有笃定的信仰,而这个国家没有。除此之外,它的环境也不好,老跟含着一口痰似的。可以想见那只斑蝶途中受过多少委屈。

“各位,这不是纯血之年,”爷爷坐在餐桌的尽头,如同就义一样,把脊梁挺直:

“这是存在之年。”

2903【6】


空气中有很多分子和微粒,声音可以引起它们的震动,而声音就是靠震动来传播的;然而真空中没有任何的分子和微粒,所以声音无法在真空中传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百科》2100年版

地动山摇中,言和终于意识到事情远超自己的设想。发生在意料之外的事情太多,就比如这次的地动山摇。乐正龙牙从两栖的小路而来,疾风为他开道,草木披靡。为了走这一趟,他刚从河里洗了头发。几百架离子炮对着他蓄势待发,而他不慌不忙的给自己扎着辫子,好像漫步在敌人家的后花园。每一道激光都在即将接触到他的时候被无形的力量弹开,好像轰击金箔的氦原子。走到足够近的距离时,他摊开手掌,然后攥紧,所有的炮筒瞬间被挤成一张皱纸。言和站在紧靠外界的地方,千方百计试图出去,她的拥护者们则缩在墙角,大气也不敢出,所以到最后他们都缺氧了。没人敢相信最先进的现代技术会如此轻易地沦为废铜烂铁,就好像之前他们也不相信会有人敢在移民的星球上发动政变。外交官站在阵线中心用扩音器对着乐正龙牙喊话,问他想干什么。乐正龙牙勾起手指,外交官就被挂到了楼上,怎么拽都下不来。感觉意思够了的时候,乐正龙牙才开始说话。他说:“我这有个小朋友跑回来了,但我觉得她可能不大安全。”

“你想说什么?”外交官自知挣扎也没用,索性在那挂着。

“我想说,”乐正龙牙看着严阵以待的部队,道:“那孩子,是我家的。能还给我吗?”

“我恐怕不行。”外交官义正辞严地拒绝:“她对我们的政权具有极大的威胁性。”

“我能保证她不会再有威胁。可能需要你们提供一架飞船,她们会寻找另一个星球。”

“你怎么保证她不会再回来?”外交官背后已经由墙换成了空气,并且还在保持着上升的状态。虽然他的心是数字化的,但血液里依然有着天生的对死亡的恐惧。当他确认乐正龙牙松力就可以让自己摔死的时候,语气也开始越来越软。他现在迫切地希望乐正龙牙可以开口说句回答,无论内容如何,都是一个台阶。

“我会告诉她的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我见到星尘了,在来的路上。”返程时言和用这句话打破沉默。乐正龙牙仍是一贯的漫不经心作风,在座位上向后仰倒,头顶着皮套,说:“哦,她怎么样?”

“和许多年前的影像中一模一样。旅人不受岁月左右,对吧?”

“大概吧,她对你说了什么吗?”

“她说,可以让我成为旅人。这样我被处决之后,也不会太遗憾。”

“我猜你没有答应。”

“当然,我没有想过他们真的敢瞒着地球发动政变,秘密囚禁我……”她瞥了一眼车厢里坐着的其他人,“还有他们。”

乐正龙牙离开地球游向其他星球之前,已经见过了不下十个政权的更替。虽然无法了解得仔细,但他可以推究出来事情的始末。所以言和离开之后不久,他就跟了上去。一方面是想看看事态如何发展,一方面则是随时可以出手相救。

“关于你们以后去向的问题,你是怎么打算的?”

“这个不是你替我答应的吗,不过权衡利弊,我们也必须离开。这里已经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了。”

“啊”乐正龙牙笑起来:“不用担心,他们的时间也不多了。倒不如说,我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
乐正龙牙用手画了个圈,那是钟表的轮盘,金黄色的表针迟缓的转动。在很近的地方。一条红得发黑的刻度正在静静等待。这种配色让人想到一些末世的征兆。不用多说,言和也知道这代表着什么。乐正龙牙有些郁闷地说:“上次还没有这么快。看来那些人已经把地下水抽的差不多了。我知道,你管事的时候从来不开采地下水,所以还是谢谢你。”

“没什么,分内之事。”言和说:“你还剩下几天?”

“最多一个月吧,我已经能感到身体的不适了。其实也没有你们来,我也撑不了几年,星核已经朽烂。但我想不到人为加速有那么快……”说到这里乐正龙牙喘了口气。只有他自己知道为了咽下这口血费了多大的劲。言和以为他在喘气,是因为说到了难言之隐,便没有继续讲话。运输机驶至发射台,那里有乐正龙牙争取来的飞船等待任务。人群沉默地从舱门走出,走向另一个舱门。到了这种时候,言语就失去了意义。无论从哪个方面,他们都是败者。乐正龙牙端坐在原地一动不动,他不需要离开这个星球,也不能离开。他延续星球的寿命,星球束缚住他。言和走在队伍最后,但队伍再长也有尽头。等别人全部进入飞船,她仍然站在乐正龙牙面前,像铁链末端崩裂的铁环。乐正龙牙也站起来,说:“我也可以让你成为旅人,你愿意吗?”

言和摇摇头,说:“不用”

乐正龙牙大笑道:“果然啊。”

“没什么事了,我走了。”言和转过身挥挥手:“星球爆炸之后,你还存在的话,就去找我吧。”

“我觉得,漂泊好受一点。你动不动就掏枪。”

“我们到时候,就知道了。”言和走上舷梯,还没走完一半,稳定飞船的支架就开始缓缓抬升。可能他们都不知道言和还没有到位。走到最高一级时,言和停下脚步,乐正龙牙在很远的地面上大喝一声,不要回头。

她走了上去,底仓喷射出巨大的火苗,飞船腾空而起,恒星的光照下,地震的巨响在星球的山脉之下向四面八方开裂。

—终—

*象征着我文力的衰退。

……我回来了。

试玉要烧三日满,辨材须待七年期。

夕訝惊奇的厌世脸:

【自制代发】【龙言】【长期绘制】
脑洞来自微博@言殿死侍
原作 @逆鳞.永生
【变价灵魂与不可逆人生】
制作【桃源社变逆改变组】夕訝(主笔),霖柚 ,@江北不如水 (辅助),宇汵飸飸_桃子瓜(杜长,监制)
几个中学生自己制作的,我们一直在努力。


如图是天边客。

刚看完了《狄仁杰之四大天王》,觉得豆瓣评分应该比7分低点,上网一查是7.1,特效比神都龙王有很大进步,虚实处理得还算不错。情节转折上也不那么生硬,虽然有些剧情有点拖沓,但控制在了能让人坐住而不走神的范围内。

赵又廷演技稳定,人家本来就不是走的鲜肉路线。冯绍峰的眼睛总是瞪得很大,好像李云龙口中的牛蛋,不过角色诠释得还算到位吧……林更新有点飘,但作为调剂紧张情绪的环节还是挺好的。马思纯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。

这片比《长城》好多了。《长城》里那饕餮完全是西方怪兽,《狄仁杰》这里边基本上都是东方审美,虽然最后那个浑身眼珠子的克苏鲁系对密恐症有些不大友好。不过四大天王就出场了一会啊,我就是奔着这四位去的。当初看剧照时还指望着屏幕里金刚怒目把我震住,用那发达的苹果肌和壮硕的眼睑刷新一下中国电影的怪物造型,你干摆四个雕像是啥意思……最后还被削了。

这部电影告诉我们,但凡随便掺和君家纷争的道士都是半瓶子醋。出手的人多,不出手的更多。柱子上的龙起飞时我还特意数了数几根指头,帧有点快没数明白。另外,不明白的一点是,那个白色的bonobo到底是真是幻……我觉得君王都不会乐意有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在自己的国家,所以它可能以后过得有点悲惨。我觉得那条鱼用小孩音是个败笔,你当然可以说,这是为了表现赤子之心,但我就不信没点更好的手法。刘嘉玲这次多少改变了点我对她的看法,毕竟《澳门风云3》实在是太烂啦。